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子风采
 
[2013-2014金杜海外实习奖学金项目]孙东方:独行万里路,增益所不能—Hodder Barristers Business Litigation Counsel 实习之旅小记
2014/6/15

    北京时间2014年3月8日,这是一个令世人难忘的日子,因为在这天凌晨,飞往北京的马航MH370航班起飞后与地面失去联系,机上有154名中国人,后据报道机毁人亡,无人生还。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当我得知这个bad news时,我和我姐正在等待开往北京首都机场的机场快轨。因为同一天下午14:05,我就要离开北京前往加拿大多伦多Hodder Barristers Business Litigation Counsel开始实习之旅。但幸运的是,我搭乘的是海航HU7975航班,更加幸运的是,在办理登记手续时,工作人员还免费帮我从经济舱升到了公务舱。得益于这次升舱,我在飞机上享受了还算舒适的长达13个小时的旅程。在此,我不得不感恩上苍,感谢海航!但是,我想我更应该感谢的是北京市金杜公益基金会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如果没有她们的资助和支持,我就无法达成此次实习之旅。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导师高子程律师,感谢我的良师益友戚晓红律师,感谢法学院和律师学院的各位老师与同学,感谢各位亲朋好友,谢谢您们一直以来的指导、帮助与支持!当然,我也必须感谢我的父母,不仅是养育之恩,还要感谢您们帮我提前垫付了全部盘缠。

    言归正传。自多伦多时间2014年3月8日下午3时许落地Pearson airport始,我在多伦多呆了也一个月了,是该借此通讯向各位老师和同学汇报一下近况。我拟以一篇实习通讯和一篇实习报告汇报我的实习之旅。限于文章篇幅,本篇通讯主要侧重于非专业层面以及些许感想,关于实习工作等专业层面的具体情况和信息,我拟在实习报告中详细汇报,敬请关注。本篇通讯主要包括实习缘起、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每日生活安排以及些许感想等内容。

    先从一个问题谈起。这个问题可能也是许多人的疑问:我为什么选择在离毕业还不到3个月的时候远赴海外实习?you know,我是在论文和工作基本都没有搞定也就是一无所有的境况下轻轻地走了,而且此去必将错失许多求职机会。事实上也是如此,就在我到达加国一周左右,北京某局通过越洋电话通知我参加公务员体检,结果自然是主动放弃,这样北京户口也就转瞬即逝了。至于在此期间的其他各种招聘和考试等等,也就只能“望洋兴叹”了。

    其实,我给出的答案很简单。之所以没有提前一年出来实习,是因为一年前我还在国内某所实习;之所以快毕业了还坚持出来实习,除了机缘巧合等偶然因素之外,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有必要enjoy the experience。当然,坦白地说,在这件事上我是欠缺周密的计划,以至于等到我出发时还有一些重要的准备工作没有完成,这点需要自我检讨和反省。但是,在我看来,没有一成不变的人生,人生时时处处充满着变化和转折,机遇与挑战并存。因此,我认为人生规划固然重要,但是我们也不能时时事事都被规划束缚着,人生需要经历各种不同的体验,或许一眼望去这种体验并不能保证有好的结果,但是这种体验的过程同样值得珍视,而且随着过程的深入谁又能说它一定就没有好的结果呢?更何况,年轻本是一种资本,那么年轻人为什么非要拘泥于某一条道路特别是某一条看似稳定不变的道路呢?Perfect is nothing,人生总要取舍。所以说,年轻人,不用考虑太远,不要顾虑太多,大胆去体验,勇敢去尝试。这也是我对“行万里路”的一种理解。基于此,我虽未“读万卷书”,虽一无所有,但仍不顾一切地开启了此次万里之行。为的就是体验本身,为的就是改变自我,为的就是增益不能。当然这次体验也待我不薄,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我都或多或少地在成长在进步在收获。其实,说这么多看似跑题的话,另一层意思也是想与那些考试失利或是求职不顺抑或是目前仍未找到满意工作的朋友们共勉:Take it easy and never give up and enjoy it,we will make it eventually.

    接下来,我有必要披露一下我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我所在的律所是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中心181 University Avenue上的Hodder Barristers Business Litigation Counsel. 与大型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不同,Hodder Barristers 是一个以多伦多著名出庭律师J. Gardner Gary Hodder?为核心的精品律师事务所(Hodder Barristers是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Boutique Law Firms or INBLF”的重要成员,后附“INBLF”的简介),其专注于民商事争议解决。 J. Gardner Gary Hodder专攻民商事诉讼,于1985年被授予出庭律师资格,于1996年被上加拿大律师协会认证为民商事争议解决领域的专家。值得一提的是,1996年1月,J. Gardner Gary Hodder成为安大略省第一位依据《集团诉讼程序法》赢得集团诉讼的律师。说起来,我与Hodder Barristers结缘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当时加拿大全国律协(CBA)的Andrea Redway帮我联系了几家所,有大有小,之所以最后选择了Hodder Barristers,是出于以下几点考虑:其一,Hodder Barristers非常需要也十分乐意接受intern;其二,Hodder Barristers有一位华裔partner,因此Hodder Barristers就有一部分clients是华人,这样就方便我更加深入地参与业务;其三,Hodder Barristers专注民商事诉讼,在民商事争议解决领域有所专长,这与我未来的执业方向结合度较高。

    Hodder Barristers的成员来自北美洲、欧洲和亚洲等,一些成员同时兼具法科和文科、法科和理科或法科和工科复合专业背景。而且,Hodder Barristers是和30多位其他领域的律师在同一个chamber里办公,这些律师有做immigration law的,有做family law的,有做criminal law的,等等。他们也来自世界各洲,因此这里汇聚了各种口音的英语,有native accent,有典型的American accent,有英国和德国、比利时等欧洲的accent,也有非洲的accent,由于我的加入自然就有Chinese accent喽。此处插几句,因为多伦多是一座移民城市,奉行多元开放的文化,所以才显得如此缤纷多彩。当然,华人在加拿大移民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估计是最高的,据说?Cantonese已经成为除英语和法语之外的第三大语言。正因为如此,华人客户才成为Hodder Barristers客户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多伦多的律师队伍中,自然也少不了华裔的身影,我在这里就接触了好几位。当然,具有律师夫人身份的华裔也不在少数。因此,华人客户占据了多伦多相当一部分法律服务市场,华裔律师们将其执业方向和客户市场主要定位于华人社区和华人群体,也不失为一种decent choice。

    扯得有点远了,now back to our chamber. 虽然chamber的lawyers并非隶属于一个统一的law firm,他们因各自执业领域的不同而相互独立,但是他们之间同样保持着密切的交流、沟通与协作,一方面可以共同讨论重大疑难案件,另一方面也可以相互推荐客户。因此,Hodder Barristers的partner告诉我,他们一般不会为案源发愁,因为他们很大一部分案源都是靠推荐获取的,而且他们可以根据当事人以及案件特点等多种因素自己选择案源,不想伺候的就refuse。正因此,这里律师的地位是很高的,他们作为professional被客户尊重着。相比之下,我国的律师行业呢?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接下里一点,就是chamber里的工作氛围非常轻松,每个人之间都能平等友好地进行对话。在这里,来得早走得晚的不是employee却是boss。除了加班,employee一般都遵循着“nine to five”的工作方式,但是,我发现,我们的principal Gary几乎每天都比我早到而且比我晚走。这要是放在国内的律所,你敢吗?不管你敢不敢,反正我不敢。当然了,如果需要加班,我走得也是挺晚的。还有一点比较有意思的,就是在国内律所,一般情况下特别是在工作场合,合伙人或者其他律师、同事都称呼我为“小孙”,没有人会叫我“东方”、“东”啊等,而在这里人人都叫我“Dong fang”or“Dong”(Listen,这多亲切入耳啊!当然,这从foreigners口中读出来,其发音就别有一番风味了)。或许,这是中西文化之间的差异使然,但我想它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里工作氛围之轻松亲切。最后一点,这里的律师能很好地平衡好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关系,他们每个月可以休假一周,此外还有March break等等,利用这些假期他们会满世界溜达,享受生活。再想想我们的律师同胞们,您们辛苦了!Hail to you,maybe and myself. 在weekdays,有时在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后,他们还会整个party。还记得Gary刚休完March break归来,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觐见boss,所以Gary就邀请我参加在他office举办的party,说是party,其实也就是喝酒聊天呗,Gary一开始就跟我聊他在中国喝白酒“bottoms up”的story和experience,然后我们就喝上他那不知怎么发酵的Whiskey with American flavor(Gary comes from USA,I like his accent so much),反正我也不懂,就喝呗,记得连续喝了几杯,最后Gary said to me:“You are a promising man.”结果我是晃晃悠悠地回到了apartment.

     至于我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参与处理华人客户的民商事争议案件,主要侧重于狭义上的民事纠纷,包括侵权纠纷和合同纠纷。毋庸置疑,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想弄懂Ontario甚至是Canada的有关民商事的substantive law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是徒劳无益的。因此,我主要在实践中学习了Ontario的civil procedure,当然也不可能是全部学习,而是根据我经手的cases重点学习了有关discovery、application、small claims court等内容,还有就是了解了加拿大的司法审判系统和律师组织等比较宏观的内容,以及在supervisor的指导下撰写简单的法律文书,最后落脚到how to prepare a trial,your first trial(这正是我目前在学习、研究和实践的重点)。当然,由于当事人主义的传统特别是discovery的存在,这里以settlement结案的比率是很高的。总体而言,我主要是负责案头工作,有时也要在律师讨论的过程中汇报我的个人观点并以memo 的形式文字化。此外,我此行的重点在于学习这里的工作思路、工作方法、工作技巧等。如上所述,有关专业层面的内容会另文汇报。

    需要说明的是,我学习、实践的内容其实并不局限在Hodder Barristers,也不仅局限在民商事诉讼。除此之外,我还跟随Paul Calarco学习了许多criminal matters的内容。说到Paul,我不得不多说几句。Paul可不简单,他是当地有名的criminal defence attorney,迄今已经执业30载,他是议会任命的兼职助理检察官,曾任加拿大司法部部长的常务助理,不仅功底深厚、经验丰富,而且具有职业良知和奉献精神。他长期致力于加拿大的legal aid等公益事业,并以一名刑辩大律师的良知和责任经常为刑事被告中的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他与上文提到的Andrea Redway等人,还为促进中加律师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以及中国刑事辩护和司法改革事业等贡献着力量,他们被戚晓红律师成为“活着”的白求恩(有关他们的事迹,可参见链接http://news.sina.com.cn/c/2006-12-22/152111862230.shtml;转引自戚晓红:《“活着”的白求恩》,载《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6年12月下半月刊)。

     对我而言,Paul is pretty kind. 他不仅带我去观摩他的cases以及聆听他的lectures,如果是长时间的hearing或argument,他都会让我和他并排而坐,近距离接触Judge和Attorney General of Canada,而且还领我走访Ontario的各级法院并旁听有趣的案件,开完庭之后,有时他还会介绍他的法官朋友给我认识并进行简单交流。此处需要解释的是,一般情况下,加拿大的庭审都是向全社会开放的,即便你是一个外国人。因此,我每次只要经过安检,就可自由出入各级法院。当然,加拿大的律师出庭是无需安检的。在每次带我出庭之前,Paul都会将与case有关的关键性文字材料发给我阅览,以便于让我提前了解what is going on. 至于去旁听其他非他亲自处理的cases,为了让我更加明白地了解案情,他会在底下小声地用较慢的语速“同声传译”,当然还是in English. 因为Paul多次来到中国,对中国的刑事司法也是略有了解,所以他可以比较专业地告诉我th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system and Canadian system。总之,跟着Paul混,也受益匪浅。

    除了在Hodder Barristers的实习内容以及跟随Paul学习外,chamber里的其他lawyer有时也会带我“玩”。比如,我们chamber里的litigator Selwyn Pieters就曾经带着我经历了一场比较有意思的appeal hearing. 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这个case大致是这样的:话说多伦多有3位加国的longtime permanent residents,因其各自的人生经历或宗教信仰等背景,认为如下的规定,即必须以向the Queen宣誓 “I will be faithful and bear true allegiance to Queen Elizabeth the Second, Queen of Canada, her heirs and successors”之类的内容作为其加入加拿大国籍的条件之规定,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平等权等Charter rights(类似于我国的宪法基本权利),并以此诉请法院declare 上述规定因违反Charter 而无效。一审法官判决the application is dismissed。 Clients和Attorney General均不服一审判决,遂appeal。Selwyn带我参加的就是这个appeal hearing。该案在当地影响很大,各大media争相报道,鄙人也有幸在CTV上小露了一次。有关该案的法律分析不是本篇通讯的重点,我想分享的,in Ontario,所谓的基本权利侵权纠纷是可以调过民事诉讼程序(具体是通过Application)处理的,此类纠纷也属于civil mattes的范畴。因此,这里的Charter rights不再停留在law in paper的层面,而走向law in action的层面,Charter里规定各项基本权利可以通过诉讼程序得到保障和落实。此时,我又不得不想到了我们的constitutional rights或基本权利,它们通过什么程序和途径来落实呢?它们何时才能拥入司法程序的怀抱呢?它们何时才能被激活而不再沉睡呢?想当年,轰动一时的“齐玉苓案”以及最高法的那份批复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些许希望,可谁曾想,随着“黄副总”的落马,那一纸批复也灰飞烟灭了。

    说到这里,需要澄清一点,我零零散散地说了那么多我们的不好,绝对不是崇洋媚外,更不是自卑情结作祟,而是因为我是来学习的,就应该以一名学习者的姿态记录下我的所观所感所思,多一些反省和借鉴,少一点批评和否定。正如Paul与我聊天时所说,我们都认为中国的刑事辩护和司法改革都取得了显著进步,而且我们希望也坚信明天必将越来越好。

    最后,与诸位分享一下a day in the life of me here。刚来第一周,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洗漱毕吃点简单早餐后,8点左右去上班。后来,为了保证早上有更多充裕的时间,我改到了6点半左右起床。从我的住处到单位,乘坐subway一般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当然,这是地铁正常的时候)。到达单位后,先grab a coffee。这里都是自制的coffee,每天也不知是哪位好心的guy煮的coffee,反正我也不客气坐享其成呗。喝完coffee后,开始一天的工作。大多时间我都在office,有时也会跟着出庭或者其他公干,比如去Law Society取送files等等。我一般在中午12点半左右开始我的lunchtime,不过他们似乎都是下午1点左右。没办法,我饿得早啊。我几乎都是在一楼的food area那家taste of orient享受我的午餐。在这边吃饭还是蛮贵的,折合成人民币,一份snack也需花费RMB40左右。正因为如此,在外面吃了一周之后,我尝试着自己做饭,还算有talent,现在饭做得还不错。不过,除weekends外,只有晚餐是我自己做着吃,午饭只能在单位吃。一般情况下,我是下午5点半左右从单位出发。在第一周,下班后我是满世界压马路,以便熟悉交通路况等生存必须信息。经过一周之后,我对多伦多的交通、购物等情况基本算是掌握了。之后,我下班之后就按时回家,当然第一件大事就是cook for myself。最近,我开始去gym to work out,所以就改成锻炼完后才cook。吃完晚餐之后,就自由活动直至睡觉。我一般是利用周末或者晚上去go sightseeing。文章结尾,我也吐槽一下多伦多的不好吧,我认为,这边最糟糕的就是subway,与我大帝都相比,贵就不说了,讨厌的是这里的subway有时居然在半道上还会停留一段时间甚至很久,我经历最久的一次等待长达半个小时,不是signal problem就是有人在里面憋晕了,天气不好时更是如此,而且在里面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有时周末,某些路段它还out of service,严重阻碍的我的出行计划。Oh,my god!

    行文至此,该搁笔了。以上啰嗦了那么多废话,随性而写,可能结构安排不够合理,敬请谅解,感谢您的阅读。更多精彩请关注接下来的实习报告。

    感恩之心不可泯,文章开始我感恩了一段,最后还得感恩一段,感谢Paul,感谢Andrea,感谢Gary,感谢王砚女士,感谢Selwyn,感谢chamber里的其他道友,也感谢张阿姨一家人和与我有缘同住一个屋檐下的roommates,谢谢您们在生活、工作和学习上给我的帮助与支持!当然,我还必须感谢国内的那帮buddy,感谢您们帮我操心着包括论文在内的一切事宜!

附录:A brief introduction to the INBLF

    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INBLF)于2004年在美国纽约成立。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是一个由众多在各专业领域具备较高水平的且具有较高认可度的精品律师事务所所组成的国际网络,旨在便于世界各地的精品专业律师事务所成员之间交流信息,交换意见,相互推荐。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的准入资格相当严苛,这些精品所成员均有各自擅长的专业领域且互不重叠,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世界规模的“super law firm”,有利于为全球客户提供最专业的高水准的法律服务,也有利于提升精品所的竞争力。目前,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在北美洲、欧洲、拉丁美洲、非洲和亚太地区等都设立了分支机构。

    Hodder Barristers是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的重要成员,也是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在美国本土之外的第一个成员,亦是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在多伦多的创始成员,J. Gardner Gary Hodder本人也是国际精品律师事务所联盟在多伦多分会的首任会长。

孙东方
2014年4月 于多伦多

    (编辑 杨菲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