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子风采
 
京港思想碰撞,认识法学精华:王旭老师解析法学思维模式
2016/5/30

    5月25日下午,初夏五月,阳光和煦、微风习习,身体享受着初夏温暖拥抱的同时,思想的碰撞也悄然展开。明德法学楼206室的圆桌旁,一场别开生面的读书沙龙正在开展。这不是老师一个人的滔滔不绝,而是一场思想交流的盛宴,来自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的学子与人民大学法学院的学子们围坐在同一间教室,与我院副教授王旭老师面对面,共同研读德国法学大家卡尔·施密特的著作《论法学思维的三种模式》。 

    读书会正式开始前半小时,从香港远道而来的同学们和慕名而来的人大学子已经坐满了教室,在大家的期待中,王旭老师准时来到现场,读书会正式开始。主持人简要介绍了一书一会的理念和本次一书一会的内容,并对香港同学的到来表示了欢迎。此次讲座是香港城市大学与我校暑期实习班交流活动的重要内容,王旭老师也表示:香港城市大学与我校的关系源远流长,在这里再次见到来自香港城市大学的同学们感到格外亲切。 

    寒暄过后,读书会进入正题,王旭老师首先对将要分享的书籍和作者做了简要介绍。王旭老师告诫同学们:卡尔?施密特是20世纪著名的法学大家,但同时也被称为“危险的心灵”,我们更应将重点放在第一章法学类型的分析和法理的建构,而不要被第二章带有浓厚政治色彩的“危险的心灵”所裹挟。但同时王旭老师也提出:深刻往往孕育在偏激之中,领略这些深刻但偏激的人的思想,对于我们反思今天这个复杂的社会也会有所帮助,社会现象越复杂,越需要我们深刻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此外王旭老师认为,选择这本书第一章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的内容,第一章阐释了一个法学学习不可回避的问题即怎样认识法的本质,而这也是今天读书沙龙的主要话题。 

    王旭老师在给出阅读此书的总体建议之后,指出法律从本质上讲是想象的产物,如何认识法律取决于认识法律的人内心的建构。作为一位公法学者,施密特反对将法律和政治相剥离,认为对法律的认识不可能与对政治的认识相剥离。而施密特这本书的重要性就在于,他提出了认识法律的三种思维方式,这是这本书最基本的理论旨趣和抱负。接下来,王旭老师便分别对这三种类型作了具体的阐释。

    第一种思维方式: 规范论。规范论归根结底具有两个特点:其一、高度的抽象性和概括性,在规范论学者看来,一切效果只要能够进行法律的评价就是有意义的,法律规范永远不会被打破。但施密特却对此大力抨击,在他看来,规范越能发挥作用,越说明秩序已经被破坏,规范论者只是在规范的框架里洋洋自得,却忽视了具体秩序的混乱。其二,非人格化、普遍性,无论是谁,在法律面前都是非人格化的处理。施密特认为,这一特点也有致命的缺陷,规范不会自动发生效力,任何抽象的规范,失去了具体的制度、具体的人格,都是没有效力的。王老师提出,读施密特的思想,一定不能就法论法,要结合他的政治思维。规范论思维背后的政治思维就是十九世纪成熟的自由法治国和立宪主义思想,但这并不意味这施密特是自由主义的敌人,恰恰相反,他是要补强自由主义的某种虚弱性。总的看来,施密特认为规范论无法真正捍卫自由。 

    第二种思维方式:决断论。施密特认为,在法学思想史上,决断论的代表人物是英国的学者霍布斯,正如他在《利维坦》第二十六章中所说,“不是真理而是权力造就了法律”。这句话的背后表达了两个意思:其一,法律是意志的产物,而不是理性的产物。施密特认为,这代表了决断论最基本的思维----做出一个判断,不需要诉诸理由,不需要一套商谈程序作为基础,只需要以来最高的公共意志即主权者的意志。其二,霍布斯的思想又可以追溯到博丹,施密特认为博丹的思想精髓在于揭示出决断者的特点,决断者不进行日常状态的决策,而只在危险紧急的状态下做判断。王老师指出,决断论的背后,是一套民族国家的主权理论,即主权的最高性、不受约束性以及绝对性,决断论意味着可以用意志代替理性。
  
    梳理完决断论背后的逻辑,王老师接下来讲解了决断论与规范论的遭遇,施密特认为,决断论与规范论必然遭遇,因为“规范不能说明什么,决断反而说明了一切”。对此,施密特在书中列举了以下理由:任何规范的适用必须要有决断。宏观上,一套国家规范的运转离不开个人的判断,需要一套有具体人格的制度的支撑,即宪法学上所谓“制度性保障”。微观上来讲,任何一个法律规范适用的过程,都充满了价值判断,某一个事实能不能归到一个规范之下产生一个结果,不是一个形式逻辑的过程,而是有法官的价值判断。王老师总结说,决断论的思维对应的政治思想便不再是自由法治国思想,而是政治权威主义,即对具体纠纷的判断一定需要一个最有权威的人最终做出选择。这种政治权威主义与自由主义,有相通之处,但也有差异。
第三种思维: 具体秩序模式。作为本书最有创见和最能代表施密特思想的部分,王旭老师对其进行了具体而详细的阐述。首先,王老师提出了有法的实质内容的秩序观。实质的法,就是事物的应然之理,任何一个人类社会的现象,都有这个现象的当然之理。这种当然之理是构成决断的前提,是构成规范的内容和来源。其次,为何“秩序”前加上“具体”二字?施密特认为,任何一种秩序都对应着特定民族的生活状态,没有普世的秩序。施密特认为,规范论是去人格化的,决断论是人格化的,而具体秩序论则是超人格化的,超人格化不是超越人格,而是若干人格的集合和整体的判断。具体秩序是共同意志的体现,而不是局部意志的简单叠加,王旭老师指出,这一思想是从卢梭到黑格尔再到施密特的一脉相承,而这种共同意志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总的看来,具体秩序是最重要的法学思维,超越了规范论和决断论,但又吸收了二者的合理内核。 

    在对书的内容做了详尽的阐释之后,王老师又进行了进一步阐述。首先,王旭老师指出,纵观施密特的著作,我们可以看到,施密特认为具体秩序最根本的表现形式就是宪法。施密特提出绝对意义上的宪法概念,它是一个政治体具体的生存方式,任何一个共同体都有自我延续和保存的特性,只要有共同体就一定有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宪法的任务就是保护这种延续和维系统一的共同意志。施密特认为,具体秩序不是由规范决定的,相反,规范是具体秩序的结果,规范的变迁归根结底是秩序的变迁。在此基础上,施密特提出了“制度性保障”理念,具体制度不是由宪法创造的,相反,宪法应当尊重和维护这些具体制度。最后,王老师结合中国的环境,谈到了阅读这本书对中国法制建设的启示和思考,启示同学们读书一定要结合国家的实际和实践,只有这样我们才是真正具有责任心的法律人。
   
    在随后的提问和互动环节,同学们积极踊跃发言,不仅提出了自己对于书本内容的疑问,也与老师交流了自己的见解,王旭老师也对同学们的提问做出了耐心细致的解答,并回应了同学们的个人见解,经过交流互动,同学们对书的内容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活动的最后,王旭老师再次对一书一会活动给予了肯定,在大家的热烈掌声中,本次一书一会圆满结束。相信经过这场思想盛宴,同学们对法学本质的认识将更加深化,两校学子之间的友谊也将更加深厚。

    (文:李天贺 图:巨庆梓)

法学院团委

法学院学生会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