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对外交流
 
欧洲人权法院实习报告(二)
2017/6/13

随着对法院工作内容与流程的逐渐了解,我也开始慢慢参与到撰写研究报告的工作中来。虽然中国并不是欧洲人权公约的缔约国,但是法院仍会请求出具关于中国情况的研究报告。所做的研究报告主要是就法院正在审理案件中的相关法律问题或者法院正在关注的法律专题出具中国方面的报告。比如就恐怖主义这个专题,Stefano律师曾要求我协助其出具关于中国在应对恐怖主义措施方面的报告。一开始,我准备从国内现有的针对恐怖主义的法律条文规定入手,具体阐述中国通过立法的手段如何来预防恐怖主义。但是发现于2016年1月施行的反恐怖主义法,以及11月通过的网络安全法中的相关规定受到一些来自学界,以及西方媒体的质疑,尤其是涉及到相关的人权问题。在向我的supervisor Rachel求助之后,她建议我可以多视角,多方面的解决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应对恐怖主义的法律措施,也可以包括中国的行政措施以及中国近年来加入的国际反恐活动或者签署的公约。于是我从中国恐怖主义问题产生的背景以及现下所面临的挑战,中国对于恐怖主义定义的发展历程,以及应对恐怖主义的措施,包括立法、行政、MPS 和MMS反恐机构的职能和作用,最后从中国近年来在反恐怖主义活动上所取得的成效进行最后的论述,并获得了Stefano律师的认可。 


在撰写报告的过程中,我也同时注意到一个问题:不可否认,恐怖主义它是一场人类的灾难,无数人因此被夺去生命,因此失去至亲至爱的父母、亲人、朋友,孩子,也更因此家园乐土不在。911事件便是对此很好的一个例证,它不仅仅是恐怖主义对美国的一次重创,更是对全世界的一个警醒。对恐怖主义予以深恶痛绝的反对和严厉打击毋庸置疑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秉持的基本态度,但是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就可以以打击恐怖主义为由超越人权甚至肆意无视践踏人权呢?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可是现实往往给我们给予沉痛的一击。比如,在McCan and others V.the united kingdom案件中三名爱尔兰共和军成员涉嫌准备炸弹袭击而被英国军事人员杀害,原本这场行动不需要诉诸致命武器就可以消除危机;Berasatehi V.France一案中,被怀疑巴斯克恐怖组织的被拘留者审前拘留时间竟达到四年半之久,除此之外,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对恐怖嫌疑分子施加酷刑、滥用秘密监控手段侵犯私生活权利等各类案件屡见不鲜。的确,各国所面临的来自于恐怖主义的挑战都十分严峻,尤其是近来英国接二连三发生的恐袭事件无不令人痛心和惋惜,面对这种情形政府往往需要采取及时有效的特殊手段来应对,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各国都应当在保护国家安全与负有保障公约规定的人权义务之间取得平衡。即使是恐怖分子,也享有作为人的基本权利,对这一点的认识欧洲人权法院显然已经走在前列。 


在法院除了工作,我也会经常参加不同形式和种类的研讨会和讲座来给自己充电,讲座主题涵盖范围十分广泛,有关于欧洲人权公约下,对立法的司法审查、公约第8,12,14条下配偶的权利等等,不得不说这是我最热衷的法院活动之一。因为每一次都可以接触一个看似完全全新的领域但听完之后却觉无比受用与自己的生活与所处的社会都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记得参加过一场由Juris Rudevsikis律师举办的关于伊斯兰法的讲座。作为国际性的宗教之一,伊斯兰教的信徒遍布全球,全世界大约有16亿穆斯林,大约占全球人口的25%。而在信徒人数上,伊斯兰教是世界上第二大宗教,被称为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宗教,据估如果信教人数的人口保持现有比率持续增长,到2030年每3人中将有一个是伊斯兰教教徒也就是穆斯林。在当下国际全球化高速前进的浪潮中,人员的流动性更是不可小觑,对于占据如此庞大人口数量的伊斯兰教同样如此。Juris律师首先介绍了伊斯兰教法的一般特征,即伊斯兰法法律是一个高度实证主义的体系,这种体系建立在万能的神的意志之上,上帝的地位在此是无可动摇,并且神具有改变一切的权利。除此之外,伊斯兰法在法律、宗教和道德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界限,更加具体的说在伊斯兰法中,律师与神学者,违法与罪恶之间并无明确的界限。尽管伊斯兰教法有大约600多种纯粹的法律规范文本,但是这两大原则却时刻贯穿始终以及其根本。当需要在法律与代表万能的神的意志之间做出选择之时,神的意志总是享有最大的优先性。其次从起源、原则、各分支学派的观点进行详尽的介绍。过程中最大的感受便是法院对伊斯兰教法所持有的理性态度,或许其内心深处充满对此中与现代西方法律制度相悖的法律体系的不认同,但是仍然予以足够的尊重与了解,而不是一味的妄加指责与批判。除此之外,在法院观看的一部关于也门饥荒的纪录片也让我印象极其深刻,当媒体与世界将关注的焦点大多放在利比亚、突尼斯、伊朗、叙利亚等中东地区之时,也门的民众正因为内战带来的饥荒深处水生火热。除了战争导致的直接伤亡,更多的人则在因战争导致的饥荒与疾病中饱受折磨的死去。拥挤不堪的小医院里每天都要接收因为饥饿而面临生命危险的孩子,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孩子因为医院药品短缺而只能默默等待死亡的来临。片中的一位母亲,全身上下笼着穆斯林特有服饰的黑色衣衫,唯一露出的双眼却满是悲伤与无助,他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进食,因为港口被炸毁,运输瘫痪,奶粉在这里彻底成为稀有品,即使在黑市上也无法买到。尽管纪录片最后,医院的院长终于找到两罐奶粉,但我们知道两罐奶粉仅仅解了燃眉之急,如果也门的这种状况不见好转甚至持续恶化,这样的事情远远无法划上句号。同时,针对战乱情况下平民的基本人权肆意受到践踏这一世界性难题也让我深深感到人权事业,人权道路任重而道远。  


除此之外,法院的茶余饭后话谈也是我着实享受的一个小部分,每天午饭后都会跟同事一起去法院二楼的员工休息区开始我们的coffee time,讨论的话题多数时候与当下国际时事相关,让我非常受启发的是一次关于欧洲法院对穆斯林妇女控诉公司规章禁止员工佩戴与宗教相关配饰构成对其宗教歧视一案,欧洲法院认为公司规章并没有直接在其规定中明确禁止佩戴伊斯兰教配饰,同时这一规定是针对所有宗教,所以并不构成对伊斯兰教的直接和间接歧视。 

在讨论中,大家都对欧洲法院的判决表示出明显的质疑与反对,认为虽然并不构成直接歧视,但是很明显已经构成间接歧视。伊斯兰教女性佩戴头巾是按照伊斯兰教教义的规定,并且事实上还普遍存在于众多的伊斯兰国家中,这是一种宗教服饰,而不是民族服饰。女性如果不佩戴头巾,就会被视为违反教义规定。在此,女性并无选择的余地。其次,与基督教徒佩戴十字架相比,伊斯兰教女性佩戴头巾明显会更加醒目,十字架是可以用衣物遮盖的,但是佩戴头巾却无法做到,明显在该案中公司规章针对的是佩戴头巾这种较为醒目的宗教服饰的员工。再次,对于公司辩称原告作为公司的接待员,需要直接与客户接触,因其职位的特殊性要求其在与客户接触时表现更高的专业性,而佩戴面纱很可能让客户产生质疑甚至反感这一论点时,显然无法成立。接待员因其职位的特殊性要求表现出更高的专业性以及中立性这一点值得理解,但是在该案中该员工佩戴的仅仅是头巾而不是面纱,佩戴面纱使得对方无法看到你的神情进而影响到与客户之间的交流可以理解,但是佩戴头巾会影响到交流这一解释明显过于牵强。其次,如果要一味为了迎合客户的要求和喜好,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做这样的假设,当有一天客户提出要求说我不想要跟黑色皮肤或者黄色皮肤的员工交流时,我们是不是只能对带有这些肤色的员工说:“对不起,客户非常反感你的肤色,我们只能解雇你。”最后,为了平衡公司需要确保员工的中立性与伊斯兰教规定女性必须佩戴头巾这一矛盾时,其实公司完全可以为伊斯兰教女性配备与公司服饰一致的头巾,这一做法并不是没有先例。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在公司规定中直接禁止其佩戴头巾。 

由于教义的规定,这些女性已经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就业选择也明显受到限制,如果我们再一味的拒绝其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她们只会因此处于更加劣势的地位。随后,我在欧洲人权法院官网上查找了很多与伊斯兰教女性佩戴头巾相关的案件,发现尽管对于伊斯兰教法法院持有较为理性的态度,但是针对伊斯兰教教义的规定,判决结果往往与欧洲法院一样显得较为保守,让我颇为费解。穿着打扮本为人之自由,何以需要通过法律的形式加以干涉自由,而且禁止佩戴头巾显然是针对穆斯林,已经明显构成直接歧视,该判决背后的理由又究竟在哪里? 

然而在深入了解此类案件以及法院的判决理由之后,我似乎能够理解这种判决结果。首先,法院的态度是作为一个区域性的人权保护监督机构,对缔约国附有监督其履行人权保护的义务。但是法院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即使存在对不同宗教有区别对待的情况,也并不必然构成对其间接歧视,只要这种区别对待根据其国内的立法目的以及实现立法目的的手段来说是合理且适当的,并且这应该由国内法院来决定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这种对待达到了此法律目的,也就是说国内法院对此享有唯一的管辖权。其次,这种干涉所追求的是保护其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以及维持公共秩序的法律目的。至于这种干涉是否必要,法院认为它建立在特别的世俗主义的基础之上,尽管公约第九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以及宗教自由的权利,但是第二款做出了例外规定,即其要受到法律规定以及公共秩序、健康、道德以及他人权利与自由所必须的限制,因此出于防止国家对特定的宗教或者信仰表现出偏爱而允许对宗教自由的权利进行限制。所以,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往往会基于以上考量判决被告国的行为未违反公约规定。其中最轰动的判决莫属于2014年,法院判决法国政府禁止蒙面的法律合法。法院的理由在于政府禁止妇女在公共场所穿戴全面纱的决定旨在鼓励不同宗教信仰和背景的公民生活在一起,而其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法国是一个坚持政教分离,世俗化的多种族,多宗教的国家,回顾其历史,也是宗教与政治不断分离的过程 ,直至1905年通过《世俗法》的颁布才最终确立政教分离的原则。因此,法国一直以来都十分抵触宗教对公共生活的介入,穿戴具有明显宗教标志的服装则多少带有宣传宗教的意味,这是法院在判决过程中所需要考虑到的该法案的历史背景,而非单纯抛开此种因素来判决该法案的合理性。 


在法院的生活已经过去大半,从初来的种种新奇以及些许的不适应再到如今从容有余的面对这里的生活、工作节奏,感慨自己的进步与成长,同时也特别幸运自己能够来到这里实习,不管是从工作中还是从律师、同事那里,所学所悟所感都非一般,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我想都会成为我一生所珍藏的记忆。当然,更要感谢学院以及老师们能够给予我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接下来的日子也将继续努力!

(文/曾雪 编辑/翁双杭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