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情

“整体史视野下的法律史研究”系列讲座之二十一

2020/12/25

20201225下午两点,“整体史视野下的法律史研究”系列讲座第二十一讲之“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理想、问题与前景”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与腾讯会议室同时举行。本次讲座由中国政法大学舒国滢教授担任主讲人,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朱腾教授主持。与谈嘉宾包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高仰光副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王人博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旭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翔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朱虎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朱景文教授。

主讲人舒国滢老师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并任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副会长、外交学院兼职教授等职。主要从事法理学、法学方法论、法律史的研究,曾在《法学研究》《中国法学》《清华法学》《中外法学》等重要刊物发表论文百余篇,并著有《法学的知识谱系》《法哲学沉思录》等著作,译有《法律论证理论》《法社会学原理》等著作。

 舒国滢教授在此次讲座中,首先提到中国整体文明正处于上升期的阵痛之中,要在时空格局的背景下去关注中国法学的知识动向,去思考中国法学该向何处去,而时空格局下的中国法学必然要有一个历史学派。接下来,舒国滢教授围绕着“如何看待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所面临的问题”“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的前景”三个问题展开了讲述。

针对“如何看待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的问题,舒国滢教授指出了需要找到一个参照系给历史学派下定义,并详细讲解了中国的吴经熊与西方的萨维尼的法律思想,提出在选择的过程也是一种创造。而后对“萨维尼困境/难题”进行了分析,萨维尼反对德国1814年民法典有四个理由:其一,法律是一个自然的生成过程而并非需要靠立法去打断;其二,在该时代的法学家尚无能力与知识去制定一部超越前三部法典的民法典;其三,18世纪初的德语仍处于定型中,还并未发展成法律语言;其四,法典的立法化很可能会打断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法学。对照观察当代中国法学的发展,舒国滢教授认为中国法学也还处在“萨维尼困境/难题”中,也多多少少都有历史学派的处境。如何去应对这种难题、处境,不仅仅是法理学家、法律史学家、历史学家的问题。受实践知识指向的法学家才有可能是历史学派的群体,这类群体是在多种文明间进行抉择的一批人,需要致力于寻找历史资源。不仅仅是简单地去选择西方法学,而是有意识地选择西方法学的某种模式。针对第二个问题“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所面临的问题”,舒国滢教授指出:首先,政治制度的自身逻辑对学术的发展会造成一定影响,在某些制度下,我们所学习的知识会被先行过滤;其次,一些学术的评价体系也会造成学者学术研究的困扰;复次,历史学派学者本身的语言驾驭能力、对知识的鉴别力以及文化过滤能力都会带来相应的难题。针对第三个问题“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的前景”,舒国滢教授指出法律科学的汉语表达目前还有发展空间,有关知识的连接性还需要加强。在这个必须经历的过程中,历史学派会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在“新学”的基础上创造有“中国气象、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法学体系是完全有可能的。最后,舒国滢教授还提出了对在未来的中国出现世界级影响力法学家的希冀。

与谈嘉宾针对此次讲座所涉的内容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朱景文教授谈到了自己的几点感想:不论是理论法学亦或是部门法学,所有的学者都应该从历史的角度去看到现在的格局,关心中国法治的现状。学者需要有学者的自觉与涵养,在进行历史叙事时要思考、斟酌如何进行有价值的考证。王人博教授结合之前在政法论坛编辑部的座谈会内容分析到,如何面对西方的实质是如何去学习西方。中国人有自己的民族习性,法律的中国性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张翔教授结合西方宪法与中国古代宪法的研究对如何看待传统与西方的问题提出见解。在既有的素材、资源中,法学家们要有对其进行处理的选择能力和建构能力,以寻求中国宪法学的进一步发展。高仰光副教授结合法律史的研究内容,对“中国法学的历史学派”这种提法是否为时尚早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王旭教授从萨维尼对法学的几重性质描述出发去分析应如何提升中国自身的法律实践。朱虎教授从理论法的视角对本次讲座内容进行解析,提到进行历史的锻造很难,但最理论的东西也是最实践的东西。舒国滢教授对与谈嘉宾以及在场学生所提出问题都予以了充分的回应。

下午五点,本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参与讲座的各位老师进行了合影留念。


                                                                                   

                                                                       编辑 张楚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