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详情

中英个人信息保护法研讨会在人大法学院成功举办

2021/3/24

      个人信息保护是信息时代下法律所面临的重要挑战。欧盟2016年出台《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并于2018年正式实施;英国2018年通过《数据保护法(DPA 2018)》;瑞士也在2020年9月对其个人信息保护法作大幅度修订。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2018年率先通过了《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 (CCPA) 》,这是美国第一部全面保护隐私的法案。我国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个人信息保护的立法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2012年通过《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2016年表决通过《网络安全法》。2020年5月由全国人大表决通过的《民法典》在人格权编对个人信息保护作出了全面规定;2020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公布了《个人信息保护法》一审稿草案,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和积极评价。

      为充分吸收借鉴国际经验,进一步提升《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的立法质量,增进国际学术界对我国法治建设的全面了解,经教育部批准,2021年3月22日至23日,由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和英国杜伦大学法学院联合主办,英国驻华使馆支持的“中英个人信息保护法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召开。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互联网法院、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英国驻华使馆、英国杜伦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国王学院和瑞士日内瓦大学等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会议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灵活方式。     


开幕式     



石佳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3月22日下午,研讨会正式开幕。开幕致辞由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法学院教授石佳友主持。     



程雷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受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法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王轶教授的委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程雷教授代表中国主办方发表开幕致辞。



陈磊

杜伦大学法学院中国法讲席教授



Alastair Arnold

英国驻华使馆政务参赞

      杜伦大学法学院中国法讲席教授陈磊和英国驻华使馆政务参赞Alastair Arnold分别代表英国主办方和支持方致开幕辞。    

      会议的第一节由杜伦大学法学院中国法讲席教授陈磊主持。



张新宝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新宝首先建议,《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应当区分一般的个人信息处理者与充当“守门人”角色的信息处理者,建议草案的第51条之后增加“守门人”个人信息保护义务的特别规定。     



Sirko Harder

萨塞克斯大学法学教授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法学院教授Sirko Harder指出,草案第3条第2款可能存在适用范围的模糊性,为避免同一信息处理者可能因地域变化导致法律适用的冲突,该款可根据具体情况作进一步澄清。     



周汉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周汉华认为,草案在多个方面都借鉴了国际先进经验,但同时也会面临各种挑战,如国际经验如何落地,不同救济体制之间的衔接,制度的可行性等。     



程啸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程啸认为,《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中敏感信息和《民法典》中私密信息的不同划分具有不同的规范目的,并不存在冲突。未来应当更多关注国家机关处理个人信息时的义务,不断提高政府在个人信息方面的治理能力。     



讨论环节  

      在讨论环节,与会嘉宾就“守门人”规则的适用范围、《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与数据交易如何衔接、《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与公法的关系等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任彦  

《中国法学》杂志社副编审  

      3月22日第二节会议由《中国法学》杂志社副编审任彦主持。     


陈磊  

杜伦大学法学院中国法讲席教授  

      杜伦大学法学院中国法讲席教授陈磊强调,在跨境数据传输的问题上,民商法规则应该与国际贸易投资的战略相协调。数据传输涉及“权利经济化”的问题,需要受到数据本地化和隐私权监管等限制。     



薛军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关于私密信息的划分应当限缩在民法领域,而《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是单独立法,不能将两种分类置于同一层面观察。敏感信息和私密信息虽然存在交叉,但法律适用并不冲突。对于敏感信息的列举要考虑社会文化因素,并保留开放性以适应社会观念的变迁。     



Andrew Murray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法学院教授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法学院教授Andrew Murray指出,数据既是个人权利和尊严的体现,也是具有经济价值的资源。与《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相比,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在信息跨境传输方面还设定了对企业的监管,这为个人数据提供了更高强度的保护。     



尤雪云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法治局副局长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法治局副局长尤雪云详细讲解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必要个人信息范围》和《常见类型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规定》等规章的具体涵义与适用,强调个人信息收集的必要性应当以应用软件的基本功能为准。    



讨论环节  

      在讨论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就《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和《民法典》规定的统一性、个人信息的分类模式、必要个人信息范围的具体界定以及App违法违规收集信息的监督处理机制等议题进行了探讨。     



陈龙业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法室处长  

      3月23日第一节会议由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法室处长陈龙业主持。     



王利明  

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会长  

      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利明首先指出,《民法典》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特点体现在六个方面:一是进一步扩张了个人信息保护的范围;二是第一次在中国法中就“个人信息的处理”这一概念作出了广义理解;三是赋予了个人信息主体提出异议、更正和删除的权利;四是针对信息共享行为作出了明确规范;五是规定了国家机关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义务;六是确立了隐私权与个人信息并存时应当优先适用隐私权保护的规则。     



李恩正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处长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民法室处长李恩正强调,对个人信息进行保护,最重要的是厘清其中的价值判断。这不仅要从民事主体的角度予以考虑,还涉及到背后的经济效益。《民法典》已经就此构建了基本的制度框架,《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的规定可以更为具体。     



孙铭溪  

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庭负责人  

      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庭负责人孙铭溪指出,在司法实践中,隐私权纠纷和个人信息保护纠纷存在较大差别。要实际理解个人信息匿名化,需要对技术的发展有更加深入的了解。     



姚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姚辉认为,以民法学为观察视角,在个人信息的侵权责任中,对个体的保护应该坚持无过错责任,但从信息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适用过错责任显然更为合适。立法和司法应当寻求一个更为妥当的方案来平衡各方的利益。     



Mateja Durovic  

伦敦国王学院法学院教授  

      伦敦国王学院法学院教授Mateja Durovic认为,立法既要保护基本的价值和权利,又不能妨碍技术的发展,但两者在实践中经常难以平衡。对此,可以从技术监管层面着手,鼓励企业去开发对用户更友好的应用程序,同时以许可的方式实现个人信息使用合法化,比如设置同意管理的工具、信息管理助手等。     



Jonathon Watson  

伦敦国王学院法学院博士后研究员  

      伦敦国王学院法学院博士后研究员Jonathon Watson进一步提出,应当更加关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消费者保护三者之间的融合。在不同的国家,技术发展的不确定性对消费者的影响也会不一样。因此需要一个法律框架鼓励技术的发展用于满足消费者的利益和需求。     



王佳  

杜伦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杜伦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王佳建议对《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第4条规定的间接可识别的个人信息作进一步细化。第14条对个人作出同意的方式可以规定得更为具体,并明确个人的同意应当是真实的同意。     



孙铭溪  

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庭负责人  

      3月23日第二节会议由北京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庭负责人孙铭溪主持。    



Yaniv Benhamou  

日内瓦大学法学院教授  

      日内瓦大学法学院教授Yaniv Benhamou介绍了《瑞士数据保护法》的修订情况,提出应当明确个人数据权利的边界,将数据区分为不同的种类,分别制定不同的规则以实现类型化的治理。例如,个人数据权利可能与知识产权、隐私权和合同权利等发生重叠,此时应当重视不同法律制度之间的协调。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国家机关作为信息处理者具有公共性、法定性、垄断性、强制性等特点,这与以私人机构作为个人信息处理者为设想场景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具有明显不同。因此,未来还应当制定一个特别的规则调整国家机关处理个人信息的行为。这些规则设计可以根据时间、空间和责任三个支点来展开。     



石佳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石佳友以“人脸识别的法律规制”作为切入点,强调应当贯彻《民法典》确立的合法正当必要原则,建立人脸识别的技术准入审查机制,落实有效的知情同意原则,严格限制“概括同意”的应用场景,引入“动态知情同意”模式。此外,还应当严格规制公共视频的人脸识别应用,强调“基于预防、调查违法、犯罪行为等目的”,并增加“依法保护个人的隐私权等合法权益”的规定。     



郭锐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郭锐指出,在伦理层面,人脸识别存在终极准则难题和因果关系难题。对此可以从人的根本利益原则和责任原则两个方面思考法律规制的路径。同时还要更加注重问题产生的社会背景,关注社会的长远利益和弱势群体的利益。     



丁晓东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对《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和《加利福尼亚州消费者隐私保护法案》进行比较分析后认为,传统的隐私权保护是以侵权法为主要救济手段的预防机制,但个人信息保护中的双方既有合作又有对抗,侵权法的适用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知情同意原则实际上是合同法上的规则,司法实践对此应当给予更高程度的重视。     



讨论环节  

      在讨论环节,与会各方就具有社会管理职能的机构应当遵循的个人信息处理规则、中国《民法典》中的隐私权与个人信息的关系、企业数据的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关系展开了深入交流。     



姚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学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研讨结束后,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法学院教授姚辉发表了闭幕致辞。姚辉教授表示,与会的各位专家为此次会议作了精心的准备,讨论的内容非常丰富;既有立意高远的宏观讨论,又有细致入微的具体分析。他对英国杜伦大学法学院、英国驻华使馆以及会务团队表达了感谢。    

(刘欢 文 / 殷月 图)

(陈洁琳  编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