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CI(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来源集刊
 
 
第二十一辑编辑手记

未济

这是我主编的最后一辑《评论》。

主编《评论》这三年来,每年的毕业季都是我最不愿写《编后小记》的时候,毕业虽然意味着清苦的求学之旅开花结果但也意味着别,无从回避。今年此时,离愁别绪。在人大度过了五年时光后,我将离开这美丽的校园,与耕耘了三年的《评论》作别,与朝夕相处的编辑部同事告别。此时此刻,写作更显得尤其煎熬,是不舍,是怀念,为自己送别

与《评论》相处的三年时光,短促却又漫长。今日回想,已经记不起招新面试时自己说了什么,记不起第一份审稿意见写了什么,也记不清第一次评论》发刊时的心情和就任主编当晚的辗转难眠。但是,接过主编重担之时指导老师的期许、前任主编师兄的寄托,都还历历在目,这些都意味着学术上的薪火相传已经成为一种责任,唯有负重前行。

与《评论》相处的三年时光我求学期间最为珍贵的经历。六本沉甸甸的《评论》,承载着满满的回忆。在丰收的喜悦中,我们忘却了组稿的艰辛,忘却了编校的繁杂,记得的只是一遍遍摩挲泛黄的纸页以及赢来读者好评时的心花怒放。

罗曼·罗兰曾说,“多数人二十或三十多岁已经死了,他们变成自己的影子,不断重复以前的自己”。但我敢说,《评论》团队从来没有重复,一直在不断进步,超越自我,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感谢《评论》的编辑团队。三年里,编辑部几经换届,但每一届《评论》人都将《评论》视为自己的事业,勤勉较真、毫不惜力,《评论》的点滴进步都离不开编辑部每一位同仁的付出。而《评论》所赢得的良好学术声誉,则是对每个《评论》人最好的馈赠。编辑部的兄弟姐妹们,不论去留,在我心中,你们都是最可爱的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久前,韩大元院长曾嘱托我要在毕业后至少三年内继续关注《评论》,力所能及地帮助《评论》。于情于理,义不容辞,但三年时间其实太短,我愿意陪伴《评论》永远,因为《评论》早已成了一个符号、一个印记,深深嵌在我的生命中。《评论》早成了我生命中“走不出的风景”(苏力语)。

《周易》第六十四卦叫做“未济”,就是说一切都没有结束,处在未定状态,结束也意味着开始。我虽然卸任《评论》主编,但我相信,《评论》的事业在新一届编辑部同仁的努力下,将会迎来更加美丽的风景!

《评论》事业,新的起点,“心”的开始。

 

 

201659日于明德楼法图

© 2001-2014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6009427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