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师资 > 永远的怀念 >
 
史际春:殚思竭虑以求经世济民之法——追思刘文华老师

    3月12日凌晨,刘文华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难忘他的音容慈貌、深深的爱与忧、骨子里透出的那股经济法精气神。


  刘老师最爱他的学生,对几百个学生的个性、特点如数家珍,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吝夸赞、批评,与之情同亲子,事无巨细关心他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得到他特别关照和接济的学生、考生,不计其数。


  爱之深,忧之切。刘老师爱家人、爱学生、爱同事、爱同乡、爱同胞,及至爱这个民族、国家,爱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经济社会转型,中国崛起,国内外局势异常错综复杂,大时代重塑着这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国家及其中的每个人,千人一面不再。他发自内心地担忧,中国党和国家会不会重蹈苏联覆辙、中国人民从而遭受比俄罗斯人曾经的更大苦难?所以刘老师会谆谆告诫几乎每一个来看望他的人:一定要坚持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国家体制、思想理论、法学研究都不能“西化”。刘老师也不止一次对我感慨、抱怨:“小史啊,为什么我的学生中崇洋媚外、一味反对政府的竟占多数呢?”大环境使然,包括先生在内的任何个人都无力回天。


  最让刘老师忧虑的,还是经济法。他与学生、考生和经济法同人谈心,一定要么阐发他的经济法理论,要么表达对经济法可能被削弱甚至消灭的如焚之忧。


  经济法是社会化条件下政府与经济融为一体,政府积极地组织经济,包括举办企业和调控监管等的产物,因此改革开放为经济法和经济法学提供了最丰沃的土壤。从红头文件治理走向法制,1979-1981年国家出台的第一批法律和行政法规,包括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国务院关于开展和保护社会主义竞争的暂行规定、关于扩大国营工业企业经营管理自主权的若干规定、经济合同法、个人所得税法、外国企业所得税法,等等,都属于经济法范畴。适逢刘老师从工厂“归队”,重回高教队伍,他们这一代人,与国家一同经历磨难和艰难曲折,充满着使命感,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刘老师因此投身于经济法事业,成为时代弄潮儿。与西方不同,其近现代法制发端于因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而对罗马法进行的数百年研究,从民法的适用和编纂开始,然后出现邮政、电报、城市公交、铁路等须依托政府信用和实力的公用事业,政府主导重要产业的发展,进而对整个经济进行调控监管,才产生出经济法,中国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从人治到法治,党和国家工作的重点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移,首先催生的就是经济法,以至经济法学这门新兴学科应运而生,而且一经问世就异常红火。当时,除了农贸市场,中国还不存在自由、自发、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关系,官方的提法是要在经济中引入商品货币关系,使计划更好地与商品货币相结合,因此民法缺乏用武之地,只是书本积淀丰厚,实践单薄;而行政法不等于政府行政和行政管理,当时行政法和行政法学还没有问世。刘文华老师早年在经济法课堂上给学生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句话,恰如其分地描述了当时的状况,即“一棵大树(宪法)三根杈:民法、刑法、经济法”。


  可是好景不长。国家在极短时间内基本取消了指令性计划,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各种企业都要面向市场从事经营、开展竞争,“三资”企业、乡镇企业和各类私人企业蓬勃发展,家庭联产承包普及以至农村集体涣散,民法迎来了黄金时代,涉及企业经营和交易的“商法”也忽然进入法学视线;与此同时,行政法从外国的书本上走进中国实际。在此背景下,经济法受到来自私和公两方面的贬斥,迅疾跌落神坛,从私的方面被当作市场经济的拦路石、“左”的理论和思维的代表,从公的方面被认为就是行政法、“大杂烩”。自1986年民法通则颁布,这种情况愈演愈烈。相当一段时间内,经济法教学受到削弱,甚至在几大法学教育重镇,除人大外经济法基础理论或总论课被取消,经济法课程也讳言“经济法”字样。在那种肃压氛围下,经济法事业心不强的人,自然而然就要背离经济法,主动或被动地将自己边缘化,或者去研究“商法”或将经济法的内容置换为商法,或者把经济法诠释为命令-服从的行政法或国家干预法,或者千方百计把经济法的一些内容从经济法中分出去以期与经济法划清界限。潘静成老师与先生主编的全国第一本经济法基础理论教材“经济法基础理论教学大纲”,还被人向国家教委做了带有人身攻击性的举报。此时,敢于抗拒潮流,可想而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多么执着的信念和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一方面,刘老师带领团队坚持经济法教学;另一方面,要从理论上阐明经济法既不是民商法、也不是行政法,同时又具有公共管理的公的因素和市场经营、交易的私的因素。所以刘老师经过不断思考,并在课堂上和教材、文章中论证,中国经济法是市场调节与国家调控相结合的法、是平衡协调法、是社会责任本位法、是以公为主公私兼顾的法、是经济集中与经济民主对立统一的法、是综合系统调整法;此外也要为苏联拉普杰夫的“纵横统一说”正名,其本意和价值正在于计划与合同、行政与商品货币关系的统一,是苏联经济改革的产物,也契合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不是什么计划经济和“左”的思想学说。1984年刘文华老师就在民法硕士点招收经济法方向硕士研究生,1987年开始招收经济法专业硕士研究生,1994年起招收经济法专业博士研究生,培养研究生也是他传播经济法思想理论的一块重要园地。执着和坚持,挽经济法大厦之将倾,为经济法学赢得了应有的地位,1999年教育部终将经济法学确立为法学的14门主干核心课程之一,200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经济法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七大法律部门之一。


  然而,贬低、否定经济法的惯性和声音并没有消失,经济法学也仍然存在着自我否定的倾向。教育部2012年的法学本科专业目录取消了经济法和中国法制史,后因经济法学界表示强烈不满,而以“编辑疏漏”相搪塞;2018年教育部从“法学专业学生必须完成的专业必修课”和“知识产权专业核心课程”中取消经济法学,而经济法是第三法域或社会法域中最大的一个法律部门,其法规数量之多居各法律部门之首,其意义之重大连公安检察不懂经济法都无法履行职责了;以经济法的名义行商法或私法和行政法或公法之实,也一刻没有消停;经济法学本身也继续要把某些内容甚至核心内容分化出去,到头来经济法学将成为无本之木,只剩下毫无意义的“基础理论”或“总论”;还有照搬西方的理论、学说和实践,编写一些似乎不是中国的经济法教材或专著,等等。每每听闻或谈起这些,刘老师都是激愤难平,夜不能寐,然后打电话把我喊过去,想把心中说不完的话全说完才放我走。他也会在每一个适当的场合对每一个人倾诉他的忧虑和愤懑。先生说他老了,每次见面都说要我“扛大旗”,其实我也老了,无奈面对大势,充其量勉为其难,只能尽微薄之力了。

  

    刘文华老师如马克思是一位捍卫运动和真理的斗士,为了经济法及其尊严,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法学院、学校和法学界给予了刘文华老师极大的认可和荣誉,这是他最感欣慰的;同时,他也是带着深深的忧患郁结走的。

  

    先生的经济法精神永垂!

 

 

2020年3月15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