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师资 > 永远的怀念 >
 
李艳芳:深切缅怀恩师刘文华先生

    恩师近两年不断进出医院,并且长年插着导尿管,加上腰背疼痛,已经卧床近一年,身 体一日不如一日,可是我知道他非常渴望长命百岁,加上他家有长寿基因,所以尽管进了 ICU 病房,医生也交待我们要有思想准备,我还总是存侥幸心理,觉得老人家一定会度过难关, 挺进 90 岁生日的,没想到老师这次最终未能再从医院走出来,永远离开了我们。老师的离 去让我悲痛万分,思绪万千,夜不成寐。他对经济法的执着、他慈父般的面容、他宽厚的胸 怀、他与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不断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与刘老师相识于 1987 年春季。当时我是陕西财经学院(现已并入西安交通大学) 的一名经济法老师,与同事一同来北京出差。我的教研室主任陈克武老师与刘老师熟悉,他 托我带书给刘老师。我虽然不记得刘老师当时给我说了什么,但是我记得他热情地迎我进门, 平易近人地同我说话,丝毫没有名校名教授的架子。

    我还记得 1988 年刘老师给我们上经济法课的情景。我们是民法班,民法班的同学因人大民法专业的强大而自豪,更因佟柔老师的学术影响力与人格魅力而骄傲,因此对于当时与民法有争论的经济法天然有些排斥,我当时就琢磨刘老师会怎么讲经济法?怎么讲与民法的关系?刘老师走进课堂时,身着西服,意气风发,胸有成竹,气势上就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自信。不得不说,刘老师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而且口才了得。在他讲完“纵横统一说”、经济法是“社会责任本位法”时,我深信他的观点和理论,被他的娓娓道来折服;当他讲经济法与民法的关系时,他对佟柔老师的尊重、对王利明老师、梁慧星老师等年轻才俊的欣赏让我 尊重他的人格;他的求同存异、坚持己见的精神,让我心生敬佩与景仰;他对经济法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让我深受感动。

    1989 年 1 月我留在经济法教研室任教,刘老师指派我教环境法。为了让我尽快上手, 刘老师把他写的厚厚的环境法讲义给了我,鼓励我边学边干,照着他的讲稿干;为了让我喜欢上环境法,他反复给我讲“环境法是走向国际之法,是通向未来之法”,是最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法。我刚留校不到一个月,刘老师就推荐我参加由中华预防医学会牵头的《烟草危害控制法》的起草工作。同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征求对 1989 年《环境保护法》的专家意见,刘老师就让我代表人民大学参加了专家座谈会。刘老师对后辈的信任、关爱与提携以及 对经济法新生力量的培育,让我深受感动。虽然我曾数度想放弃环境法作为我的专业方向, 但是由于刘老师坚持不懈的鼓励,加上 1998 年成立环境法教研室,最终使我在环境法的专业领域走到今天。近些年,由于环境法的升温,刘老师经常与我开玩笑,问我他当年让我研究环境法没错吧?我现在不埋怨他吧?回过头来看,我深感刘老师的高瞻远瞩,恐怕在 30 年代前,没有几个人能认识到环境法的意义和想到环境法能够有今天的发展。不过,即便受到刘老师的鼓励,我还是让他很失望,他一直认为我应当在环境法领域干的更好,但是我并没有。

    对人大环境法与经济法的分开,刘老师一直颇有微词。一方面,他从环境与经济的密切关系出发,认为不应当把经济法与环境法进行分离。他认为环境与经济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环境问题在经济发展中产生,也要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解决,环境问题本质上也是经济发展问题,是经济发展的一个方面,因而应当把环境问题整合进经济发展过程中加以解决,他不断强调自己关于“经济法是平衡协调发展的法”、“社会责任本位法”的观点就得益于他对环境法的研究心得。另一方面,他从教研室的发展出发,认为一股人马分成两波之后,大大削弱了经济法教研室的实力,并且一直主张在人大法学院建立包括经济法、环境法和劳动与社 会保障法在内的“大社会法”研究中心。可惜,在一个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各自强调自我意识与独立的时代,刘老师想要看到的回归与融合,并未出现。

    刘老师一直非常担心他们那一代经济法学人创立的经济法学科被逐步肢解,最后分崩离析,所以只要有机会就奋力呼吁,并且希望自己的每一个学生都能来为经济法摇旗呐喊。记得去年夏季的某一天,他老人家突然失去知觉,被 120 紧急送往西苑医院抢救,但当他刚一醒来,发现我们一众学生在他身边,他就立马开始给大家讲经济法的危机,他真是“生为经济法,死也为经济法”,可谓为了经济法的生存与发展,殚精竭虑。在刘伟校长、王利明常务副校长、王轶院长前往医院探望刘老师的时候,他闭口不提自己的痛病,给领导们谈的全是对经济法发展的忧虑和建议。他甚至利用与拉住曾宪义老院长、韩大元院长同住一楼、进出碰 面的机会,拉住他们谈论各种各样的有关人大经济法学科发展的想法。为了经济法学科的发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正做到了奉献自己的一生。

    当然刘老师也对他的学生们寄予厚望。他一直寻找一个既能说又能写、又能传承他的经 济法思想的接班人。他给到他家的每一个学生甚至每一个人灌输经济法思想,希望他们都能 把他的思想发扬光大,能够在经济法理论上有所推进与建树,可是,我感觉我们所做的与他 的愿望相去甚远。刘老师就一直希望我能以环境法为依托,在经济法基础理论方面有所作为, 可惜我才疏学浅,只能把刘老师的思想部分地运用于环境法,并没有能力站在他的肩膀上, 把经济法理论推向深入,应当说是辜负了刘老师的期望,内心时常会感到万分的愧疚。

    刘老师不仅热爱经济法,他还深爱这个国家和共产党。刘老师有 20 多年的右派经历。 我一直不明白,当年右派是怎么划分的,像刘老师这样一个在我看来偏左的人,怎么当年就是右派?在他被划为右派的岁月里,他在一个今天已经破产的企业当科长之类的领导。多数被划为右派的人在平反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对当年政策的抱怨和不满,可是刘老师没有。 他一直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当作人生的宝贵财富,认为对他日后从事经济法的教学和研究奠定了实践基础。而且在他被平反之后,还申请并加入了共产党。吴宏伟老师是刘老师的入党介绍人,所以尽管吴老师后来成为刘老师的学生,但是吴老师经常与刘老师开一些亦师亦友的 玩笑,刘老师并不计较。在刘老师生病卧床后,他也学会了玩微信,能到处溜达着看他人的转发文章和评论。他在自己学生的微信群中看到有的学生有一些过激言论,伤心地和我说,他培养了这么多年,没有想到他怎么能这样看待我们的党和国家,真叫他失望。我问是谁说了什么,他又摇摇头并不明说。在美国对华贸易战开打之后,他非常担忧,日夜追踪相关信息。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他焦虑到失眠,并在住院期间琢磨出治疫药方,还想呈给国家。说他对国家、对党怀着一片赤子之情,应当一点儿也不过分。

    刘老师还更爱学生。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他能发现每个学生身上的闪光点并不断加以宣扬。在他眼里,每一个学生都有这样那样的优点,而且他会把这种优点放大,并在人前人后加以表扬,使每个学生在精神上都受到鼓舞。我不曾见过刘老师发火,也没有见过他批评哪一个学生。我总结刘老师对学生的培养方式是鼓励与助推式的。在刘老师的鼓励与助推下,门下的弟子们都比较自信,毕业后都事业有成。刘老师爱学生还体现在他对学生的无私帮助。他肯在学生身上花时间,他了解他的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并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给予不同 的帮助。有的学生经济困难,他给予金钱帮助;有的学生感情受挫,他给予情感疏导;有的学生父母病故,他给予精神安慰,并且他好像就是这个失去父母的学生的父母。还有不少学生在他家吃住,我们不能理解刘老师如何能够在两居室的住宅中,经常给学生提供长期住宿,但是他真的不觉得这是个事儿。慈能养寿,这也可能是他长寿的原因吧。

    刘老师还有刚强的意志。2015年我做了一个手术,为了宽慰我,刘老师给我讲了他战胜疾病的故事。40 多年前,刘老师生了恶性肿瘤,当时医生跟他说,如果不立即动手术,后果将十分严重,甚至活不了多久。但是刘老师不为所动,他坚持不动手术,用中药治疗。刘老师说他吃了7000 副中药,坚持近 20 年。但是他活下来了,而且直到他去世,这个癌症并没有复发。7000 副中药,吃 20 年,这是一般常人能做到了吗?这得有多大的意志和决心? 他一边与癌症作斗争,一边才开始他自己人生的辉煌时期,所以老爷子一直迷信中医中药,住院就要住中医院,不喜欢西医动不动就动手术开刀,最后他也在中医医院离开了人世。

    自从恩师谢世以来,唁电像雪片般的飞来,悼念文不断,老师的为人、为师、为学获得学界的共同认可和赞誉,老师无愧为著名法学家、教育家和我国经济法学奠定人,老师在天之灵可能告慰了。

    恩师,您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永远怀念您! 


2020.03.15 凌晨 5 点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