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师资 > 永远的怀念 >
 
周天林:思念恩师刘文华先生

    可爱可敬的刘老师离开我们了,此刻的上海,窗外的夜雨有些冷。


    灯光下社区的海棠花刚刚吐蕊,微风微香,一如二十七年前的人大校园。


    那是一个九月的夜,我第一次去刘老师家拜访,谈了什么已经忘了。在记忆深处,珍存了一种诚惶诚恐到倍感温暖如家的感觉。回宿舍的路上,皎洁的月光下花香微微,这花香连同刘老师和师母的给予的如家的温暖,在记忆里就一直沉淀着。他的学生都会感受到这种温暖如家的氛围。还记得,那夜,刘老师很爽朗的笑着说,你师母是四川人,叫我“工人教授”。


    我们可敬的教授,将他对经济法的深邃的系统的思考,完全是自己的洞见和创见,用一切机会,传递给社会,传导给弟子们。对这些有着无穷魅力的贯穿辩证思维的经济法思想,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搞懂了一些。有一节课,刘老师写了一黑板的捉对儿的词汇描述对立的现象或者理念,纵横统一到一个逻辑体系里,真是纵横捭阖。等我写证券投资基金法的博士论文时,刘老师要求我要用经济法的基本理论提升,那时我觉得太难了。后来等取回初稿来展开看时,我汗颜了:因为我的文稿里充满了先生各种批注,甚至标点符号、错别字,都一一订正,想必刘老师拿出来在工厂生产科长的质检劲头来批改我的论文。


    我们可爱的刘老师,总是想着学生的困难,总是照顾别人的困境,为了多招进一个学生,为了经济法后继有人,不辞辛劳去法律系招生办想尽办法“借”别人的半个招生额度,屡借不还,每次都会很得意的说自己的“小花招”又奏效了,云云,然后爽朗的大笑。1999年我毕业后来上海工作,自此少暇见面。多年来刘老师和师母来上海出差,不是开会就是讲座,忙里偷闲见一面。有一次接到恩师,刘老师透过车窗外,感叹上海的变化,很严肃的谈到经济法思想与当下中央政策的契合性,高屋建瓴;等到和几个学界老友聚会,我悄悄给他夹一块红烧肉,师母以恩师血压高来阻止,刘老师很爽朗的大笑说:下不为例哈哈。有个七月流火的夏天,在上海七重天宾馆,晚上我陪着刘老师,在颇有上海小资氛围的熠熠烛光里,畅所欲言,谈起他的工厂岁月,谈起住在逼仄小屋备课时一块天花板从天而降的心惊,谈到曾经为了治重病吃过几千付中药的苦涩,谈到老家河南林县的凌空入云的红旗渠。


    那天谈起弟子们,我至今记得刘老师说起同届博士石青凯悲悯的神情,叮嘱我要注意身体;青凯在摩托罗拉公司,直爽的性情中人,97年的时候每次来人大上课,噗的掏出两部摩托手机,双枪一样啪啦摆在课桌上,时不时出去接电话,刘老师宽容他的忙碌,而不计较他的商务派头;而在那年的春节,青凯在老家酒驾交通事故中瞬间就去世了,那夜烛光里刘老师惋惜很久。青凯很久以来就在互联网律师领域开拓了,如果他不死,也许他有多款律师服务的APP已经有问世了吧。咱们恩师走了,到那边汇合,青凯同学应会开车去接老师;记着,别饮酒啊。

 

    时光总是过得很匆忙。近几年刘老师不能来上海了,我来北京出差看望他,每次他郑重的继续畅谈经济法思想,以及批评学界的不满;然后,一一问起上海的老友,关心我的小家及工作情况。每次都要我传递问候,说很想去上海看看变化。无奈老友渐次离开人世,我感觉刘老师的笑声慢慢少了。我安慰说,您身体好了,一定接您去上海看看,但是,已经知道他身体不允许了。师母得了老年痴呆症,说起师母的挚爱,刘老师每每眼中泛着泪花;师母走后,有次我来看他,他指着房间的窗边说,昨天晚上你师母回来了,真的就站在这里。可敬可爱的刘老师,半躺在单人床上,略有浮肿,头发洁白的,眼光仍然炯炯发光,思维依旧敏捷,还是不倦的谈论经济法的理念以及属于他的治国方略。刘老师病中我一共去看了三次,每次都要谈到经济法的现状和前景,病中恩师仍然洋溢着对经济法事业的挚爱,令人高山仰止。还有一次,我给他留一点钱营养一下,说啥也不肯,我眼睛湿润了,握着他略微发肿的手,最后说了一句话,他就默默收下了。


    我说:师徒如父子,咱们师徒都快三十年了,我得孝敬你啊。

 

    2018年我将信托法律业务的体悟写成一本书,请刘老师写推荐语,他写的是“金融资产管理法是政府之手与市场之手纵横结合、协调运行的典范”。去年我去北京看望他,把书送来,恩师很高兴,又畅谈自己的经济法理论,写了好几页新的提纲拿给我看。正看时,忽然,铃响了,我赶紧开门,是徐老师(我的硕士导师)来了,还背了个背包。一见面,不等虚寒,刘老师好像有很多牢骚,说现在学界把经济法搞成行政干预法,光干预没协调,要进死胡同。徐老师安慰他保重身体,身体要紧,拉开拉链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枣红色的偏黄的糕饼,说是陕西的学生送给他,觉得好吃,就拿一块给刘老师。刘老师拿在手里打量那块饼,神情在微笑中放松了下来。我下午有会,告辞退出,看到路边月季花含笑盈盈,一直在想:人大经济法教研室真真是个家,刘老师是家长,这是一个温暖和睦的大家庭,有一个暖男的、有古贤风范的家长。

 

    今夜难以入睡,迷迷糊糊中,种种镜头纷至沓来,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画面,遥远的、切近的,杂糅一起,拖曳着泪阵阵溢出。


    蜡炬成灰泪始干。


    我良久的默默念叨的这一句,不足以描绘恩师丰富、精彩的一生之万一。在人大六年,以及此后的二十多年的岁月里,刘老师给予的无私的爱,如海一般。我无以回报,只能在繁忙的律师工作中用恩师睿智的思想来指导自己从混沌迷茫中走向略微的清醒。


    作为学生,我们在恩师的眼里都是独一无二的,而恩师给予我们每个的,是他那博大精深的学识力量、是始终不渝的爱国情怀、是无微不至的家的温暖、是永远铭刻的烛光的记忆。


    是的,恩师永远是一根无私的照亮着他人的蜡烛,不知疲倦的散发熠熠的光和热,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活着时候还是在另外的世界。


    可爱可敬的刘老师走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师母在那儿等着他,一定还有,几个川味的河南菜吧。

 

学生:周天林(93级硕&99级博)

2020年3月12日夜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